Kangel o a o

豹豹!(随缘生产,谨慎关注)


喜欢!鸦鸦!你们快去看鸦鸦!

我被关小黑屋画画了
速写作业上的摸鱼!
像素块预警
(我是菜鸡qwq,这里好多太太画画都超好)

给洋洋的点图 @羚洋飞渡
感谢你这(两年)两个月督促我学习
磨皮良良送给你(比心心)
希望尼新年快乐嗷

大家元旦快乐嗷嗷!
今年的第一张画当然要是天使!
参考了暴雪爸爸的喷漆oao
等我更厉害了会有原创的

Kisses Deals Everything (pharmercy同居月)

双飞组写手活动---【同居三十题】

题目: kisses deals everything

主要CP:双飞组

涉及其他CP:共产组

刀/糖:糖

是否有车:不车

如有车攻/受:不车

ooc致歉

标点错误致歉

第一次发文xp 紧张,欢迎留言!(如果有人愿意的话)

正文:

"法芮尔是个大笨蛋!”

安吉拉在小美家里摸着泡好热可可的马克杯毫无形象的大吼,海蓝色的眼睛里翻滚着委屈。

“不会啦,她只是照顾她的队员,而且她心向正义,所以肯定会帮助需要的人。”小美安慰着摸了摸安吉拉的肩膀。

“可是她已经不止一次这样了 ,博爱也要有个底线!她就不能考虑一下她女朋友的感受吗?打起仗又从来不顾自己的安全,没有一次让我省心!”安吉拉大吸一口气,“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连女朋友都不会宠!”

看着好闺密越发汹涌的怨气和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小美只好继续顺着天使的小脾气:“查莉亚也会这样啦!她有一次还把冻晕在西伯利亚出任务的莉娜带回来过夜!虽然我知道莉娜需要我们的帮助,但是看到查莉亚那么关心她我也有一点小嫉妒。”

慢慢冷静下来的安吉拉轻叹了一口气:“可是,亲爱的,那不一样。”

         

         这场闹剧还要从傻乎乎的中尉说起。 自从忙任务在感恩节放女朋友鸽子之后,医生姐姐一气之下对木鸡中尉使用冷暴/力。面对突然转变态度的女朋友,法芮尔有一点无所适从。看着自己给女友准备的道歉巧克力原封不动的在客厅茶几上摆着,毫无情商的中尉居然给安吉拉写了一封中规中矩的检讨书!而本来要女友安慰抱抱亲亲举高高的安吉拉更是给蠢鸡气得不轻,索性把自己反锁在实验室里,并且向四周散发冷高压。

如果是这样,也还是中尉轰破实验室的门,然后被安吉拉的小手枪暴/打,完事之后带着幸福让女朋友疗伤的虐狗结局。但是运气不准备给法芮尔留面子。因为要去埃及镇压暴/乱,她只留下了一张“我很快就回来"的小纸条就风风火火的赶任务去了。

 

         这次的任务里有一个叫卡莉的金发碧眼美国姑娘来猛禽小队报到。要命的是法芮尔每天都要在“队长你的身材真棒”,“队长我好像喜欢你”,“队长我做你女朋友好不好”等赤/果/果的表白下度过。情商为负的法芮尔只能面红耳赤的避免和她有空间接触。

         

         “现在的女孩都是这样还是我跟不上时代了?”有一天法芮尔揪着几个队里的“情场老手”征求拒绝小姑娘的意见“你们平时是怎么甩姑娘的啊?直接拒绝她不太好的吧,但是我不想她这样对我......”

         

         “哪有甩姑娘的技巧啊,我们只有被姑娘甩的份呢~”

         

         “不像队长这么讨小姑娘喜欢~”

         

         “我倒是知道撩姑娘的法子,队长你要不要啊~”

         

         “诶,队长才不需要撩姑娘,是姑娘来撩队长吧~”

         

         “队长你怎么看都像是在害羞啊~”

         

         “我们还想做卡莉的男朋友呢,可人家喜欢你呢~”

         

         看着这些老不正经的油条队友,法芮尔脸上发烫,硬生生把“我已经有女朋友了”的话憋在喉咙里。

 

 出征前的女更衣室,法芮尔穿上内衬准备反身拿盔甲的时候,卡莉猛地环住法芮尔,低柔的女音飘入鹰耳

 “等等我会关照你的。”

 

 然后又松开手,蹦蹦跳跳准备离开。

 

“请!请等一下!”法芮尔慌乱间觉得这些乱七八糟事情应该有所了断

“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请你以后不要为难我,好吗?"

语气虽然是相当正经,但是在中尉麦色脸颊上的红晕显得这句话并没有多少说服力。

“我就当你在为拒绝我找借口吧~”

“我真的有女朋友了....”小姑娘显然是没有给中尉辩解的机会,顺手带上门走了。

----------------------------------------------------------------------------------------

“队长,前方11点钟方向有智能机械的火力集中点,我去帮你消灭他们~”   

“卡莉你不要乱来!”中尉十分头疼的掩护这个新兵“跟着我,不要猛冲,看清情况.....”

“队长你是不是在关心我阿~喜欢我就直说我不会讨厌你的~”

法拉看着飞在对方猛禽头盔边上的奶金色发丝,竟然有一丝失神。

“安吉拉...”

忽然的侧面重击让中尉回到战场。

“我知道我很好看但是你也不要现在看啊我们在打仗哎队长!”

法芮尔看见卡莉的猛禽面罩鹰喙处已经被炸断。不同于安吉拉双眸深绵的海蓝,卡莉宝蓝色的眼睛倒印着法拉背后的战火,脸颊被碎片划破血痕看不清深浅。为了推开法芮尔,卡莉的右部推进器也已经被炸毁,侧腰处血迹可见。

“你这个笨蛋!”法芮尔一边紧急迫降寻找掩体一边联系队友“我和卡莉在火力a点被围攻,请求支援!”

法芮尔从卡莉眼中的倒影中发现了跟踪导弹,不由得多思考,护住怀中惊呼的人,关闭引擎直线坠落。

导弹在距离两人很近的地方炸向残损居民楼,法拉在坠地后失去意识前口中轻喃:“我们安全了....安吉拉...”

 

----------------------------------------------------------------------------------------

不幸中的万幸,中尉在下坠过程中摔在了厚厚的废旧布料里,只是给自己添了个腰椎轻微扭伤和多出的弹片擦伤。虽然多处见血但是并不严重。极速处理完伤口然后飞奔回家的法芮尔却发现家里空无一人。

“完了...”

永远没有有更惨,在得知莫里森在安吉拉的威逼之下把法拉的出行细节全部上报后,可怜的中尉只能哀嚎一声,向好基友求助。

“在她不理你时候你就要把安吉拉按在墙上然后把话说清楚啊!”查莉亚气急败坏,冲着法芮尔嚷嚷:“就不会在巧克力上写一个小纸条啥的?谁知道你那个包装粗/劣的包裹是巧克力啊!什么,莱因哈特教你的?他可是叔叔级别的人物了好嘛!这个套路早就过时了!”

一脸无辜的法芮尔坐在查莉亚守望基地的办公桌上搓着手,像极了犯错的小学生:“可是那样一点都不温柔,安吉拉会疼的。而且巧克力是我特地去瑞士买的......”

“你要是把这些甜得发腻的话解释给你可爱的医生姐姐听这些事早就解决了!”查莉亚挠着一头粉毛,叹了一口气,拍着中尉结实的背:“嗯,你看看你这次捅的都是什么篓子,先是在感恩节爽约,再是用道歉信道歉,完以后和没事人一样,把女朋友都气到实验室了还去出任务,出任务的时候还偏偏让一小姑娘勾搭了,最后你还玩高空坠物,我看你这次可是要给安吉拉做成切片了。"

“那我怎么办啊......现在也不知道安吉拉在哪里...”法芮尔委屈巴巴的小表情好像是要哭出来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啦!”查莉亚忽然痞痞的笑了“我觉得,要是我做了这么多怂事,肯定是先亲在说,一定要来一个长长的法式深吻,最好要她喘不过气来再解释,”看着法芮尔难以置信的表情,大粉毛接着调笑 “你可以试一试嘛,打架都会打,亲亲有什么难的,反正你都要被切片,不如趁最后的机会多揩两把油。”

“相信我,没有什么是一个吻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吻两次好了。”

“可是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你们埃及人都这么墨迹嘛!"

“不许你侮辱我的民族!”

“好啦好啦,开个玩笑嘛,但是你要拿出你的勇气来!等等.......小美发短信给我了,说现在安吉拉在她家里了,我们一起过去嘛...."查莉亚话没有说完,法芮尔就二话不说闪身穿好猛禽机甲准备飞过去。

“你要早这样不就没事了嘛!”查莉亚说“你要赶紧,记得是法式深吻!我会在后面支援你...."看着蓝色的机甲留下一道机线闪光间消失在夜色中,查莉亚摇着头嘟嚷着“这速度比莉娜还快。”

此时发泄完情绪的博士感到浑身疲倦,而周美灵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闲聊。

“今天的夜空很干净呢。”没由来的,安吉搓着小美的黄色绒毯子来了这么一句。

“是啊,难得有这么多星星。”

安吉拉沉浸在星月夜一般的美好的景色,忽然被小美大力摇晃:“嘿,安吉,你说那个是不是流星!”美看着墨蓝的夜幕下一个亮白色的光点快速移动,紧接着又是一个金蓝色的。

“好像还是流星雨!”

“那我们许个愿吧!”

“许愿实现的概率和法芮尔现在就出现的概率是一样的。”

“你这样打破我的梦想真的好么?”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亲爱的。”

正当两人互揶着披毯子推门而出的时候,安吉拉发现其中一颗流星正在飞速向她们移动。

恍惚间,那颗亮蓝色的“流星”坠入雪地,接着她扔掉一个黄蓝相间的头盔,双手一捞安吉拉便就着毯子被裹入“流星”的怀里。

“法芮尔!你不是...”

没有安吉拉让说完其它话的时间,法芮尔便一举攻下了被可可温暖过的唇瓣,缠绵之间,法芮尔贪恋地捕捉恋人淡淡的奶香,唇齿间残存的可可气息。

几番吮吻,中尉离开了快要窒息的医生姐姐,垂下她毛茸茸的大脑袋,伏在天使的肩膀上说:“我知道错了,下次不敢了...”

“你还知道错了!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嘛,啊!你看看你...”

不由天使多说,法芮尔再次轻易的附上温润的双唇,轻咬,吮吸,入侵,纠缠,退散,带着银丝分开。遭受二次袭击的安吉拉双唇微张,双眼迷离,双颊绯红,轻喘着看向棕色的眼睛。

法芮尔看着自己的天使泪痕未干,两眼发红,越发的觉得自己罪不可赦。她用低绵的磁音在金色的发丝边上低语:“Angel of Mercy,please show mecry on me.”

感觉自己怀中的僵硬别扭身体渐渐软下来,法芮尔的鼻尖在天使的耳尖轻蹭“我以后不乱来了,嗯,我是说,我不会让你担心了,嗯,下次看见女孩子我我我会和她们解释清楚...我错了安吉拉...”

“可是我吃醋了。”

看着自己的大笨鸡突然开窍,做出这么惊人的动作,安吉拉已经开始心软了。但是不把小情敌的事情说明白,安吉拉就不是安吉拉。

算了算了,对待木鸡还是要说明白话:“我对你单向恋情的蹩脚处理表示很不满意。”

“我我我不是!我没有!我和她没有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你会怎么做才能表现你的诚意呢?”

“只要你开心,ANYTHING。”

“那你不许反悔啊。”天使灿烂一笑,却让法芮尔脊背发寒。

“不会怎么样的,外面很冷,我们进去吧。唉,美呢?”

(美:你们这对没良心的撒完狗粮才想起我啊!)

(查:法鸡你虐狗就算了还让我老婆受冻看我下次不轰爆你!)

一点后续

        卡莉也没有受非常严重的伤,而接手主治她的齐格勒医生也十分尽心尽责,不仅没有让脸上的伤痕留疤,还顺便帮她做了美容。

        

         她特地在出院后约了法芮尔在办公室,穿着黑毛衣白牛仔裤,准备向法芮尔表白心意。

         

         “既然那个笨蛋不开窍那就我主动好咯。”   

         

         做完美容,脸上自然是更精致。加之卡莉的精心护理,她有信心让中尉喜欢上她。

         

         门开了,走进来的是法芮尔,带着不同寻常的金属撞击声。但一心想要调戏中尉的小姑娘愉快地忽视了这个奇怪的声音。

         

         “嗯,黑卫衣白牛仔裤,真有默契,但是你脖子上挂了一个像狗链一样的项圈是什么东西啊哈哈哈...”

         

         卡莉的还没有戏弄完法拉狗链,笑容就渐渐凝固,哈哈哈哈哈哈也给噎在喉咙里。因为紧随中尉后的齐格勒医生外披着白大褂,里面也是黑卫衣白牛仔裤,而法芮尔脖子上链子的另一头正攥在医生手里。

         

       赶在卡莉开口之前,法芮尔抢先发问: “听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卡莉张着嘴,大脑当机,从项圈看向法芮尔身上的黑卫衣,上面用狂气的字体写着“ANGEl'S OWN” 。(天使附属)

         

        “我...我想应该没有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先走了。”脸皮厚如卡莉也hold不住刺x激的场面,法芮尔觉得她大概是犯了尴尬癌。

“可是,”坏笑着的医生姐姐发话了,“你来刚刚来呢~不多坐一会嘛?”安吉拉有意无意的扩开自己的白大褂,露出卫衣上同样狂气的“JUSTIST'S MASTER”(正义之主)。

“我我我好像嗯是出门没有关门,对出门没有关门。今天天气真不错和你们聊天非常开心你们先慢慢聊我我我先走了!”卡莉感觉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了。不等“善解人意”的医生姐姐再开口,语无伦次的小姑娘飞着逃出了办公室。

“你看,解决了吧,多简单一件事。还有,如果你下次再犯,我觉得有必要对你来一点惩~罚~”

Heros never die!
(请忽略混乱的桌子/像素致歉/技术致歉)
天使真可爱xp